2020-06-02 22:01:13 北上杭是梦!“郑福贵”才是中国智慧城市的真相

猎云注:没有得天独厚的智能基因,没有政策资源的倾斜,非一线城市怎样发展智慧城市?文章来源:智东西(微信号: zhidxcom),作者:李水青。

最近有两条新闻闯入我的视野,一条是郑州城市大脑二期项目8.8亿元已经批复,另一条是福州上线全国首个城市级人脸识别公共服务平台。

两条新闻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细看却指向了同一个主题——非一线省会城市的智慧化转型。

在近年来中国大地热火朝天的智慧城市工程中,人们最常谈及了就是北京、上海、广州、杭州这些城市。它们在城市数字化治理、智能产业结构、城市科技文化等多个方面都遥遥领先。

而2020年3月科技部的发函,又把重庆、成都、西安、济南列为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这些城市连同武汉、天津等新一线城市,组成了中国智慧城市的“第二梯队”。

在新一轮数字新基建的浪潮中,面对5G、云计算、AI机遇,这些一二梯队的智慧城市几乎都是毋庸置疑的“种子选手”。

然而,热闹之下,还有另一波在数字新基建浪潮中同样很踊跃的“选手”也值得被关注。他们似乎隐形于这场万亿新基建市场蓝海之下,但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同样是这个舞台的主角。

东南的福州,中部的郑州,西南边陲的贵阳,它们同样在数字新基建的赛道上加速奔跑,同样具有安身立命的本领。

中国有657个城市,或许“北上广深杭”只是梦想,“福郑贵”才是真相。

没有得天独厚的智能基因,没有政策资源的倾斜,非一线城市怎样发展智慧城市?背后有什么样或辉煌或心酸的往事?在新基建大潮中,他们又怎样抓住发展机遇?

东部:失落的福州,死磕AI

作为福建省的省会,福州的影响力远不敌隔壁的广州、杭州,甚至不如同省的厦门、泉州。

厦门市有近2000家国家高兴技术企业,近200家重点实验室,还是金砖国家峰会以及阿里、百度、华为、英特尔等科技巨头的数字峰会、城市峰会的热门会址。福州则少有这样的“高光”时刻。

从GDP方面来看,福州市2019年生产总值达9392.30亿元,尽管增长7.9%,却低于同省的泉州市。

这座有千年历史、百年地域政治经济中心地位的历史名城,在今天的现代化城市竞赛中稍显失落。

19世纪中叶的福州,却是中国现代工业的发源地。当时,坚船利炮叩开了中国的国门,发展工业化也成为刻不容缓的事。“坚船”成为清廷启动工业化的切入点。

1886年,左宗棠创办“福州船政局”,用以制造和修理水师武器装备。而后,福州船政局成为成为当时远东第一大船厂,中国近代最重要的军舰生产基地,李鸿章口中的“开山之祖”,令几代福州人引以为豪。

然而100多年后,福州依然是新中国第一批对外开放的城市,却在深圳、上海等城市崛起的光环下,在智慧城市这条跑道上,稍显黯淡。

缺乏支柱产业、头部企业出走、第三产业占比偏低、城市基础设施老旧、城市拥堵,福州的发展面临许多问题,福州著名的500强民企也在迁往厦门。

但福州追求前卫高标准的智能化城市梦的步伐并没有因此中止。2020年2月14日,福州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推动新一代人工智能加快发展实施方案》,万字报告,显现出福州死磕“AI物联网”的野心。

从芯片、物联网、机器人等技术和创新平台基地,从重点基础研究工程到行业大脑、城市大脑工程,几乎面面俱到,且全部责任落实到部门,单项奖金一出手就是500万!

仔细翻看“方案”发现,一个名为“马尾物联网产业基地”的地方频繁出现,正是福州大力发展智能产业的最重点推进项目和AI产业布局的重要依托。

巧合的是,这个“马尾物联网产业基地”就坐落在当年名声赫赫的福州船政局的附近,福州船政局别名“马尾船政局”。

山水依旧,换了人间。一百多年前当时中国最有谋虑的洋务家在这里筹谋思进,最先进的兵工厂在这里拔地而起。现在,福州最看重的AI物联网产业又再次在这里启航。

回顾福州近几年的历程,我们会发现这座东南省会城市的人工智能布局并不是一时热。

除了马尾物联网产业基地,福州早就布局了一大批信息化、数字化产业基地,包括福州软件园、仓山科技园、国家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等。

但福州的智能产业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以2016年成立的东湖VR小镇为例,当年囊括了数字福建云计算中心、福建超算中心等一众重点数字项目,还吸引了微软、腾讯、360、浪潮等160家企业,可谓红极一时。

令人唏嘘的是,不长不短的三年多过去后,随着VR虚火褪去,福州东湖VR小镇也日益萧瑟。东湖VR小镇的名字已经从福州政府本次的“方案”中消失,到过当地的人也表示“一片萧然、杂草丛生”。

但是,这座有很强“小镇感”的城市并没有因此信心全失。而后,以海西高新技术产业园、中国东南大数据产业园、永泰人工智能小镇开园为代表的智能产业园区又像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在城市治理方面,早在2017年5月,福州发布超1500亿元智慧城市的投资项目清单,其中包括智慧交通信息服务平台、公共安全治理云平台、智慧教育应用公共服务平台等88个项目。当时,福州明确表示,要成为新型智慧城市标杆市。

2018年3月,福州新型智慧城市的统一入口和基础支撑平台“e福州”App上线,成为福州智慧城市进程的重要一步。

仅仅一个月后,福州与腾讯达成合作,借助云计算、大数据技术,推出市政、无现金支付、教育医疗等方面数字化方案,一些福州人感叹:“终于看到福州也有大项目了,难得啊!”

2019年9月17日,福州迎来了它在城市智能化转型浪潮中的一次“高光时刻”,福州联合国内的AI芯片独角兽比特大陆公司正式推出“福州城市大脑”。福州宣布,要基于比特大陆的最新AI芯片做全国首个自主开放城市大脑!

参与其中的还有华为、海康威视、百度、依图、瑞芯微等一众企业。福州的考虑很明确,一方面是发展智慧城市治理,一方面是为了引入科技企业投资。

会上,福州的智慧城市治理版图也首次公布,称为“131N”,其中包括一个AI算力中心,城市大数据平台、城市开放算法平台和感知汇聚服务平台三大平台,一个城市智能运行中心,以及N个项目和创新应用场景。

然而,戏剧性的是,2020年初,福州“城市大脑”的最重要合作伙伴比特大陆“夺权门”愈演愈烈,演化出一地鸡毛,目前仍没有收场,为福州城市大脑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悬念。

不过,时至今日,福州的智慧城市的追赶步伐依然没有变慢。2020年5月14日,号称“全国首个城市级人脸识别公共服务平台”在福州市上线,预计8月实现全线“刷脸”乘车。

福州,这座中国上一次工业化浪潮中的“弄潮儿”,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失落后,依然在一边摔倒一边爬起,全力追赶新的数字智能化潮头。

中部:郑州——人口大市的AI大跃进

2020年2月,河南省计划“大基建”投入8372亿元,位居全国第一,其中涉及数字经济及智能产业的项目超100个,可谓一骑绝尘。

郑州作为河南的核心,承接了这个中原大省的绝大部分数字新基建“担子”,一时成为智慧城市大战中的焦点。

其实,自2019年下半年起,郑州就开始了如同“铁针被磁铁吸引”般的智能化转型密集行动。频率、速度,堪称省会城市中的“大跃进”。

过去,很多人都难以把郑州,这个人口和粮食大省的省会城市与“智慧城市”、“智能产业”等词眼联系起来。一位来自河南的智能行业从业人士坦言,在别的城市已经进入智能化时代时,郑州却还在慢半拍地喊“信息化”。

这个情况,却从去年开始发生了360度大转变。

“力争3到5年内将郑州打造为全国数字经济领先城市!”2019年8月,郑州同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同时立下“Flag”。而后,郑州跑起来了。

2019年11月,郑州批复投入1.3亿建立“郑州城市大脑一期项目”,仅仅过了一个月,郑州又大手一挥,批复10.8亿元“郑州城市大脑二期项目”!

2020年初的疫情为全国上下的复工复产按下暂停键,但距离“震中”不远的郑州,却更加坚定不紊地搞他的“城市大脑一期项目”。彼时,郑州及整个河南的抗疫举措因为及时到位,被称为“硬核河南”,地方领导也获得一片好评。

2020年3月,郑州城市大脑一期项目基本完成。基于城市大脑云资源池、城市大脑数据资源平台、和城市大脑数据运营服务平台,郑州推出“郑好办”APP服务。

“郑好办”APP服务涵盖电子证照、热门办事等149项政务服务,支持“刷脸办”。而后,“郑好办”APP服务分别在4、5月密集推出二批和三批政务服务。

2020年5月9日,郑州8.8亿 “城市大脑” 二期项目采购来源也被公示出来。

在这次项目中,郑州继续建立城市大脑统一计算资源平台、统一支撑服务平台、各业务领域智能应用、城市大脑可视化展示、和安全保障体系等。背后唯一采购来源为阿里巴巴投资的数字郑州科技有限公司。

在郑州大力追赶智能城市治理蓝图的同时,这座经历了三次产业结构改革依然“营养不良”的中原大市也同样,在进行一场智能产业的“大跃进”。

根据郑州2019年政府报告,郑州新增高新技术企业726家,增长达55%!高技术产业增长10.9%,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长12.4%。

同时,在企业数字化方面,“上云”企业达1.3万家、占全省的40%;在技术研发方面,万人发明专利拥有16件、增长23%,技术合同成交额增长54.8%。

更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阿里巴巴、海康威视、中国电子、紫光集团都在郑州落地。国家超级计算郑州中心、中原鲲鹏生态创新中心开工,单是国家大数据综试区核心区就实现产值300亿元!

这使得这座我国中部的互联网科技公司“荒漠”,有了“数字新基建”的绿色新生机。

郑州不算一个有天分的智能城市玩家,一方面人工智能并不需要“人多力量大”,反而干的是“机器换人”的事;另一方面,作为国家的“粮仓”、“零食制造营”,郑州的既有定位使他很长时间难以找到合适的“自我角色认同”。

但郑州的角色认同却在2019年开始逐渐焕然一新,背后,离不开一个人,郑州2019年6月新来的市委书记徐立毅,前杭州市长、市委副书记。

徐立毅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从毕业后的浙江余姚市的小科长,到阿里所在的余杭区的区委书记,再到杭州市的一把手,徐立毅用二十多年见证了杭州这座古城到智慧城市标杆的蜕变心路历程。

在杭州任职时,徐立毅就在全国提出“最多跑一次”改革。并且他本人非常精通招商引资,而招商引资是一个城市产业智能化转型的最有力“马车”!

郑州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称,将聚焦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卫生、市政卫生补短板等领域,谋划一批重大项目。

郑州的智慧城市转型依然在继续,虽然即使全力以赴也难以短期追上前面的先锋,但显然郑州会“一条路走到黑”。

在数字新基建大潮下,不管有没有“天分”,各个城市都想抓住机会,拿到通往未来智慧世界的船票。有智能远见领头者成为城市发展的一大助力,背后则是滚滚的新一次信息工业变革的时代洪流。

西部:贵阳——披着“数谷”光环再启程

说到西部的智谷,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成都、重庆。但在我国西部,还有一座“数谷”。

那就是贵阳。

数博会是贵州的一张名片。数博会全称“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2015年这场由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及贵州政府主办的大数据界的“奥林匹克”首次在贵阳举办,不仅为贵阳拿下价值2.5亿元的“大单”,还为贵阳带来了一条数字化发展的康庄大道。

第二年数博会,总理亲临现场助阵,贵州省长孙志刚说,要把大数据培育成为贵州新支柱产业!

当年,贵阳市大数据产业规模总量达到1300亿元,同比增长41.9%,大数据企业主营业务收入698亿元,同比增长21.1%。

256亿、353亿、566亿,从2017~2019年,数博会为贵阳带来的大数据项目金额节节攀升。腾讯、阿里巴巴、华为、苹果等企业也将大数据中心建在了贵阳。很长一段时间里,“言大数据必谈贵阳”。

除了大数据产业,贵阳的数字化城市治理也因为走在前列。早在2015年数博会之际,贵阳启动了“块数据中心云平台项目”。

块数据是指将政务、交通、医疗等众多垂直领域的“条数据”横向融合成为“块数据”,从而使得各领域的数据在块数据系统上可以被快速调用、共享。这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理念。

贵阳不仅提出了这个理念,还迅速落地。2016年,基于块数据理念的云上贵州平台日访问量超过了10亿人次。

到现在,贵阳市政府数据目前已实现100%共享交换,政务系统全部接入“云上贵州”平台。

“块数据”理念不仅在贵阳被证明是非常先进的城市治理理念,还辐射到国内外众多地区。

提出“块数据”的贵阳市委书记陈刚被调到雄安新区做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块数据平台也成为千年大计“雄安数字之都”的一大数字底座。与此同时,与“块数据”相关的方法论也整合成著作,面向全球英、日、韩多语言发布。

然而,贵阳的大数据却一度过热,让许多人感到揣揣不安。

2016年9月,《贵阳市大数据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阐述:贵阳大数据产业发展时间较短,缺乏集成电路等核心环节,缺乏互联网信息服务龙头企业。为贵阳之后发展“瓶颈”埋下了伏笔。

大数据产业出现问题的征兆出现在2018年,当年,贵阳市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新动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降到了21%,前一年还是为33%。

贵阳一位负责经济工作的科级干部曾说,贵阳在过去几年极力推动大数据发展的背景下,有相当大的精力花在了“贴钱造势、打造名片”上,实体经济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了,“这是贵阳现在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

“机房经济成了贵阳大数据产业的支柱,机房建成后,存储的大数据很难在贵阳创造后续价值。”怎么把大数据和产业结合,成为了贵阳新的主题。

2019年数博会上,贵阳的大数据战略来了个大转向,不再只提数字经济,而是明确提出“把大数据发展的重点放在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上”。

想清楚要做什么,贵州的行动立马有了些许成效。2020年贵阳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19年贵阳引进大数据优强企业70个,浪潮大数据产业园、戴尔软件服务外包基地、腾讯云西南技术支撑中心等74个项目开工建设,无人驾驶个性化定制共享工厂等61个项目建成。

关于2020年的发展目标,贵阳依然把“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作为重要目标强调,意图带动2000户实体经济企业与大数据深度融合。

时至今日,“数博会”仍旧是贵阳的一张自豪名片,光环带来的过热却开始回归冷静,贵阳正带着新的目标再次上路。

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拥抱数字新基建的大潮更需要一种文化自信的支撑。

尽管在追逐自己的智慧城市信仰中,看似笔直的路线也会有分叉和转弯,但文化的支持会让这个城市再次找回自我。

结语:非一线“郑福贵”,同样闪亮的智慧城市梦

智慧城市工程在国内已经推进多年,福州、郑州、贵阳作为这个浪潮中并不那么拔尖的省会城市,虽然缺乏发展智慧城市的先天基因、特别的政策支持,但依然在努力地追赶。无论是“数字福州”还是“数谷贵阳”,都有自己的城市故事和发展亮点。

面对数字新基建大潮,它们展示出近年来积蓄的数字化、智能化变革力量。这种力量本质上是来自寄托了一个城市的自我认同感的文化自信,以及整个人类都市向着数字化、智慧化方向发展的洪流。